主页 > 永盈会新闻 >

私奔公募难题监管放行慢 大佬无奈自斩业务

2016-12-21 12:02来源:未知 浏览数:

  阳光私募拿牌缓慢

  早在去年12月,国内大型私募重阳投资就已申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重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然而时隔三个季度,《公示表》显示,重阳基金的设立申请仍尚在是否决定受理阶段。此外,今年5月27日,上海博道投资也向证监会递交了设立公募基金公司的申请,同样尚未明确获得正式受理。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监管层实施的《资管机构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和新基金法中,公募基金业务牌照早已向符合条件的私募、券商、保险等资管机构敞开。根据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作为资产管理机构申请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应满足:实缴资本不低于1000万元、最近三年证券资产管理规模平均不低于20亿元以及三年以上证券资产管理经验且最近三年管理的证券类产品业绩良好等。

  事实上,申请公募牌照的私募机构高管中,也不乏有丰富的公募基金管理经验,如博道投资的董事长莫泰山,曾担任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总经理,后在奔私大潮中,加入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一职,随后他又自创门户投资建立博道投资。

  监管担忧利益输送

  那么为何阳光私募申请公募牌照如此缓慢?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主要原因在于证券类私募和公募基金投资业务的重叠性较高,担忧出现利益输送问题。“私募做公募业务最敏感的问题,就是如何避免用公募的钱对私募进行利益输送。”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坦言。

  格上理财研究员徐丽也认为,对于私募机构申请公募牌照,监管层最为担忧的就是利益输送、公平交易等内部风控相关问题,另有部分私募机构还在候审,监管层的顾虑还包括产品线过多且过于复杂,或创新太多,易存在隐含风险等。此外,从实际情况上看,私募机构申请公募牌照仍存相当严格的要求,包括近三年平均管理规模、私募基金业绩、从业人员、软硬件设施等,一般的私募机构是难以满足条件或有能力去申请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监管层审批缓慢、私募机构申请公募牌照遇阻的背景下,已经出现部分私募机构主动放弃申报的情况。从今年6月3日,证监会披露的《公示表》来看,共有10家机构消失在申报的名单中,其中3家大股东性质为私募,分析人士指出,不排除是在后期撤销申请的可能。

  据悉,申请公募基金管理资格需要经过前期沟通、申请材料、材料补正、现场检查、批复反馈五个环节。乐观情况下估计,从证监会相关部门受理私募基金公司的申请后,完成整个申请流程至少需要8个月左右。不过,今年7月,证监会调整了基金公司的设立审批程序,简化了流程,由原来的申请人先组建公司再申请审批,改为先由证监会批准设立,对申请人进行检查后再组建设立,降低了私募机构申请公募牌照的成本。

  大佬不惜自斩私募

  因监管层担忧私募开展公募业务会存在利益输送问题,为此已有急于拿公募牌照的大佬自斩私募业务,今年7月债券私募大佬杨爱斌控股设立的鹏扬基金率先获批,让阳光私募进入公募的道路有了突破,不过,拿公募牌照则是以清理原有的私募业务作为代价。

  值得一提的是,鹏扬基金的设立申请依然经历了长达15个月的申报过程。“投资二级市场的私募公司想要拿下公募基金牌照,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么多年私募做公募业务也一直是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对于监管来说,最担心的是同一公司如果既做私募业务又做公募业务,想要完全做到防范利益冲突、利益输送,十分困难。”杨爱斌坦言。

  最终,为了实现自己回归公募的理想,永盈会,杨爱斌不惜彻底放弃苦心经营多年,规模高达400亿元的私募基金公司鹏扬投资,通过另起炉灶的形式设立公募基金公司鹏扬基金。杨爱斌表示,从2015年上半年就开始主动清理、关停自主发行的私募基金产品,个别产品是一对多的资产管理计划,做重大变更需要所有的持有人同意,为此费了很大的周折,直到今年6月才把私募产品清理完毕。而这也间接反映了作为证券类私募机构申请公募牌照的不易。

  “私奔公”仍被期待

  尽管证券类私募拿公募牌照的道路阻碍重重,永盈会,但从大佬杨爱斌不惜自斩私募业务、多家知名私募积极申请的情形来看,公募牌照对于私募机构来说还是有很大吸引力。

  徐丽表示,公募牌照对于私募机构的吸引力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第一,产品线扩充,除发行和管理追求绝对收益的私募基金外,还可以有追求相对收益的公募基金,且产品线更加多样化,甚至可以申请QDII基金进行海外投资;第二,公募基金往往体量较大,私募机构进入公募业有助于直接加大资金量,扩大公司管理规模,加强公司品牌效应;第三,有利于提升公司人才使用效率,不少大型私募具有成熟、完善、庞大的投研团队,进军公募,既可以充分利用这个优势,也可以加大人才的汇聚和激励。

  王群航也表示,私募基金的规模较公募机构来说是十分小的,没有规模就没有管理费,公募牌照更容易提高品牌知名度,帮助私募扩大规模,提高管理费收入。

  那么为了尽快拿到私募牌照,是否会有更多私募机构选择像杨爱斌一样放弃私募业务呢?在徐丽看来,若私募机构未找到行而有效的风险隔离方法,那么,未来要想获得公募牌照只能斩断其私募业务,转向公募专户。

  格上理财研究员雷蕾也坦言,即便是成功拿到公募牌照,证券类私募机构在开展公募业务方面也需建立防火墙制度,永盈会,由不同的团队分开独立进行投资运作。私募大佬是否应该放弃私募而转战公募,其实主要是看私募大佬对于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